比新冠还霸道~自闭症干预竟不让家长观课!

猪年,比房价、股价更奇葩的是猪价。一方水土养一方猪,二师兄就这样登上了热搜。而在自闭症康复领域猪年还有比二师兄更二的规矩,堪比鼠年新冠肺炎更霸道:有康复中心竟不准家长在孩子康复干预期间观看上课情况,包括监控视频不装更让看。幸亏行业比较小,明白人又少得可怜,若此规定放在一家幼儿园里估计热搜也榜上有名了。    
 
如果不是新冠肺炎肆虐,待家里没事其实也懒得动笔写此闲事,可期间不断有家长抱怨反映此事,笔者就感觉这规定确实二得离谱了。本来猪年觉得最二的事儿是有那么两家做自闭症康复或者说做特教行业的拿到了“天使”或A轮投资,自我吹嘘之外还引得行业内一片叫好声,似乎拿到这些资金的机构就能够给你家A娃提供与资金相对应的高水平专业服务?全然不懂投资人一定是要有高回报的,而且很多投资还得签署“对赌协议”,必须完成协议里面规定时间内的利润返还率(想从鼠身上捞钱不容易),否则没有傻瓜会白拿钱出来让你玩。他的利润获得是从每个患病孩子身上捞回来,怎么捞?答案就是高收费且不让家长观课呗,因为如果让你看到了上课情况肯定会判断上课内容和教师水平与花费不成比例,花得太多课程太不值。然鹅课后编一堆好听的故事讲给你听相对就容易很多。家长从蒙骗自己内心角度讲也将信将疑了。毕竟上好课比编故事困难很多。家长也乐意从有声有色的故事情节中获得高消费的心灵慰藉,判断那娃“进步”了。把自闭症康复当成产业或当成生意做的,地球内很难找出第二国家了,神奇的国度总有神奇的二货出现。
 
对于该机构这个“负有盛名”的霸王条款,我们也征询过家长的评价,他们除了满脸的委屈,更多的写着无奈。似乎不能进机构看课,甚至连监控都不开放他们也没办法。那怎样知道孩子们在课堂上的表现呢?就全凭老师给家长放学后的“故事”反馈。想起若干年前我娃也被送到过从台湾引进的刘氏“感统集中营”,关在外面完全不晓得娃在里面受到了何种非人的虐待?拍球、推小车、跳绳、下蹲起样样追心迫命,小手磨得血肉模糊。美其名曰“视听动”疗法,保证您娃到了上学年纪背起书包进课堂。强忍两个月后我终于反悔了,因为每天送娃“进营”那就是重大战役,从即将出门那刻起战斗就开始了,直到看着他带着泪水和哀怨的目光进去,才告一段落,但内心的折磨比真实的战斗更加虐心。后来去香港教育大学学习时咨询了相关教授,彻底明白这种所谓“视听动”干预对自闭症克服核心障碍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甚至还会使A娃产生严重的情绪障碍,长大后反社会行为会越发严重。年前看到有机构发A娃拍球、跨球、跳绳的视频到网上,视频中还询问:看看自闭症学会的这些技能吧,你会吗?我想回答:我娃都会,但他的自闭症特征没有丝毫改变。家长朋友们您认为这种体育训练式的干预能够提升A娃的社交沟通技能吗?是做梦吧!       
 
话说有着如此“霸王条款”的机构,居然还有家长趋之若鹜去凑热闹,不禁让人感叹国内家长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实在是令人唏嘘。群体心理学所描绘的“乌合之众”现象在自闭症行业内更如翻江倒海般的存在。试想,如果一家私立幼儿园若绝对禁止看课,且有不提供监控的规定,家长们是否还会愿意把孩子送进去就学?不知到这家机构是如何给家长洗脑的,但估计也不外乎以下几个说法:
 
理由一:家长在场会影响孩子上课的表现
驳:在适应的初期,孩子的确有可能在课堂上会受家长影响。但家长之所以会对孩子的教学产生负面的影响,更说明了这些家长不了解应该如何跟孩子互动,如何在生活中教孩子。这样的家长更应该多观摩老师上课,了解正确的干预方式。自闭症需要的干预和支持是终生的,家长是必需懂得和明白孩子心理、生理及情绪需求的,他们需要陪伴孩子在克服病症的情况下一起成长的。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感和基本职业道德的机构,一定会把对家长的培训放在自己服务的中心,而不是把家长排除在孩子的干预团队之外。
 
理由二:家长在场不利于孩子独立
驳:即使是为了帮助孩子尽快独立,并适应班级生活,以现在的科技手段,加装可以实时观看的监控,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如果干预如此有效,为什么不让家长直接看到孩子在机构的进步?估计这些不让看的机构,每天老师跟家长沟通时除了拿出一堆“编”着进步的表格和数据,再就是根据表格着重说“孩子的进步”。这印证了一个世界名言:数据或许不说谎,但说谎的人总拿数据做文章。
如果孩子真像他们表格中所说的表现这么好,那他们应该巴不得把监控视频给家长看。所以,我请家长们动动脑子,好好想想为什么机构不让你看?老师手中的“数据”和口中的“进步”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理由三:我们的课程是有知识产权的,需要保密
驳:如果真有机构这么对家长宣称,那实在让人啼笑皆非。如果一个家长或老师通过看课就能学会你们的课程,那也只能说这个“知识产权”含金量太低。要知道特殊教育是一门系统性、专业性很强的专业,强到直到今天国内还没有哪所大学的特殊教育学院能够设置—自闭症培养方向的课程。如果这种只靠看看就能学会的课程,不仅孩子不必学,家长也不必学,更是对康复干预这个跨学科领域的侮辱。
 
当今国内的自闭症康复干预市场,干预理念和方法混乱,并且缺乏相关规范和监督。如何选择一个专业的、理念和方法正确的机构,对于家长们来说的确极其困难。笔者也认为很难给家长一个可靠的标准来选择机构,但如果一定要给的话,“允许家长看课”绝对是这个标准中的第一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根本无需谈专业,只凭逻辑常识即可判断。凡是可靠可信的东西,都是欢迎别人的监督、学习的;只有那些有问题不靠谱的东西,才会被故弄玄虚,遮遮掩掩。
 
最后请各位记住,自闭症干预不是魔术表演,只许观众前台看表演,不许观众后台看过程。

 

[ 香港安安总部 山东省残联网站 福州安安中心 济南安安自闭症教育的微博 安安自闭症教育-新浪博客 ]

版权所有:香港安安国际自闭症教育基金会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备案序号:鲁ICP备18020221号
投诉及联系电话:0531-88272196